返回

蜜里调油(完结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作品相关 (4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
点击下载
        ,看起来软软绵绵的,怎么看怎么可爱,但是一旦要哭起来那就是要命了。

    每次娴姐儿闹得不高兴嗷嗷叫,他都得趴在地上给她骑大马,但对待尤妙他总不能让她骑大马吧?

    尤立说者无意,尤妙却想起了他上一世,他的上一世可不是被她毁的,若不是她,上一世他就算当不了什么大财主,也会是个小富之家,哪里用为了家里娶一个处处把他当做下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见怎么做尤妙眼眶都是红的,尤立嘴巴一撇,桃花眼垂下:“你要是哭我也跟着哭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的样子,尤妙忍不住笑出了声,仰着头把眼泪逼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到底是什么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就是大哥和你……”尤立捂住了嘴巴,脑子里衡量了这事说出来他被打的严重,还是尤妙哭了他被打的严重。

    最后倾向于为了家人好,男女情情爱爱的事他虽然不算清楚,但却是听说过不少,他总觉得爹娘这个意思,大哥一定会接受,但尤妙的想法他却觉得会跟爹娘想的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一切还是等到大哥考完举人再说才好,免得家里人坏了心情,他这个传话的受的惩罚更惨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你不许大哥娶媳妇,所以爹娘说要不要先把你嫁了,最近点心铺的罗进又时不时在我们家门口转悠。”尤立说瞎眼眼睛连眨都不带多眨一下,“我以为你不理大哥是因为这件事,你不是也不想嫁来着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不想嫁,就是等到席慕腻了走了,她这样的也只能嫁给年纪大的丧了妻的,她倒是嫌弃做别人的填房,上一世伺候席慕已经让她厌恶了男人,这一世若是不能在家久待,她还是就找个寺庙做姑子自由。

    “爹娘不是说等到大哥考上举人再谈我的婚事?”

    “兴许爹娘也只是说说,你这个年纪的村里除了残疾嫁不出去的,不都嫁了,虽然城里人喜欢留姑娘到十□□嫁,但是爹娘一直吃喜酒难免着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尤立怕尤妙再问,揉了揉肚子:“肚子都饿空了,快给我做点吃的。”

    尤妙拿了案上早就弄好的馄饨皮,包了四十个馄饨,给了尤立三十个,自个留了十个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肚子小,平日吃了中饭连喝口茶都没肚子,怎么在秀秀姐家吃了午饭,回来又吃?”本以为四十个都是他的,见状尤立瞅着尤妙的碗问道。

    尤立肚子饿她这会肚子也饿的不行,不过想到她被席慕赶出了席家她就是饿也饿的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一路,肚子又饿了不行?”

    “可是就你的胃口,就是又饿了最多也只吃得了两个吧?”

    尤妙犹豫地要不要把馄饨分给尤立,她虽然胃口小但一饿就胃疼的直不起腰,等会她要是再开火特定尤立也要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饿着肚子回来的吧?饭点秀秀姐怎么会不留你吃饭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是想多吃一点,你刚刚跟我说的事漏洞百出,爹娘怎么会因为我为大哥好,生气把我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尤立面上讪讪:“你说的也不对啊!你要是想让大哥专心学习,怎么可能跟他闹脾气,大哥担心你才不能专心呢!”

    “出去出去,回你屋子吃!”

    两人各有秘密,各自心虚,最后分开两路吃饭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分开尤妙是解脱了,尤立吃完饱嗝都没打完整,就见他俊秀温润的大哥带着淡笑进了他的屋子,并且把门紧紧合住。

    他蒙尤妙的话可蒙不了尤锦,尤立瞪着一双水亮大眼,慢慢的往窗台移动。

    刚走到了窗边就被尤锦抓住了领子,尤立瘪着嘴可怜地看着尤锦:“屋里一股馄饨味我怕熏到大哥,才想把窗打开。”

    对待尤妙的撒娇跟对待尤立的,尤锦这儿彻底分出了男女差别,往尤立额头敲了一击,把人扔到了乱糟糟的床上坐着:“男子汉说话就好好说话,挤眉弄眼的你难不成是个蠢儿。”

    蠢儿尤立感觉十分委屈,因为他眼睛跟尤妙长得像,所以他还小的时候装可怜这招对尤锦来说还是挺有用的,现在长大就不好使了。

    尤立老老实实的坐在床边,虽然不知道尤妙具体的想法,但那个野蛮姐姐能嫁给大哥那么一个无条件宠她的人,怎么看都是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的‘难不成知道了’,是指知道了什么?”尤锦在房里想了一圈,得不出个结论所以来找了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祖母去找爹娘谈你亲事的事呗!”尤立低头玩着手指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姐把你看的有多紧,就怕你被别人抢了,所以我以为她不理你,是因为祖母一直缠着爹娘说你亲事的事。”

    尤立说完没听到声音,抬头一看就见他玉树芝兰的哥哥含笑看着他,那眼神有多温和他就有多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有骗你!”

    “你每回说谎都不敢瞧人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尤立的床是木板床,上面堆得没有整理的棉被,还有些不知道是干净是脏的衣裳,甚至还放了一些小玩意。尤锦嫌弃太乱,拿了窗边的小凳抹了灰坐下。

    “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尤立的脸皱成了苦瓜脸:“真的没什么事,除了葛姑娘还能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能有的可不少,尤妙与他赌气为葛家姑娘的事可能是真,但尤立却是真的有事瞒着他。

    而且这事还跟他跟尤妙有关,若是只是他的事,不知道便不知了,但关乎妹妹,他怎么可能装作不知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尤锦皱眉,声音绷起抬高了调子。

    笑着的大哥可怕,发怒的大哥比笑着的要可怕一百倍,尤立心中默默咬帕子,心里的天平摇来摆去,这事迟早都要让尤锦知道,可是现在说,他自个觉得不会影响考试什么的,但就怕到时候真出差错,他要愧疚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你都要考试了,关心这些做什么,就不怕知道了考不好?我刚刚问大姐了,她说她什么都不知道,大哥你也别知道了,反正你考完试爹娘一定会告诉你……”说完尤立就突然冲出房门,拿着尤妙给他的东西溜了,尤锦也没追,只是过了一会儿也出了门。

    尤妙在院子里摘菜,见尤锦出门,下意识就忘了两人在吵架,问他要去哪儿。

    “有几道题不会,去县里问问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尤妙甩了甩手上的水,身上的家常衫子俏如同五月鸢尾,上翘的眼眸水汪汪的动人。

    尤锦靠近心口的脉搏突然猛跳了一下:“嗯”。

    进了越县,尤锦没去先生家里,而是直直朝县里的家中走去。

    尤立不愿说,他也不逼他,不如直接问爹娘来的轻快。

    ☆、搬走

    秋夜,苍穹漆黑如墨,一条如练光河由西南至西北,划开夜空,繁星闪烁,比月光还要耀眼。

    树影绰绰,远处的灯火晦涩不明,偶尔暗处传出几声狗叫,尤妙靠着窗,手指捂着嘴懒懒打了个哈欠,见小道上出现隐约出现青色的身影,皱着的眉才平了。等人走到光亮处,尤妙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怎么现在才回来!”

    尤妙咬唇,看着昏黄灯火中的尤锦,拉着他的袖子不放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,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出去找你了,你从来都没有过明知道我一人在家,却迟迟不归。”

    尤妙眼中因为急切镀上一层水光,因为上一世的事,她的心特别容易悬在空中,一个人待着就止不住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见尤锦一去就是几个时辰,她从时不时看一眼门口,后头就干脆在门边等着。

    看着天色从霞光满天,到渐渐被暮色覆盖,成为不透光的黑,就是有月有星,她的心也越跳越快,见到尤锦拉着他的衣袖都还有种恍惚感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跟老师讨论题目一不注意天就黑了,下回不会。”

    尤锦还是出去的那一身衣裳,略有些褶皱带着草木的清香。触到尤妙的目光,尤锦安抚地笑了笑,因为夜色太黑,尤妙也没看清他的笑容带着些许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讨论题目是对的,是我太容易着急。”尤妙怕自己影响到尤锦学习,连忙道,“现在也算不上太晚,哥哥你用饭了没?”

    尤锦点点头:“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装作不经意地拂开了尤妙的手,尤锦拍了拍她的头,有些躲避她的目光:“我先回房看书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尤妙应了一声,见尤锦往院中种满翠竹的方向走了过去,下意识伸出了手:“哥哥你要去哪?是不是走反了?”

    青年犹如青松的背影僵了僵,换了一个方向,尤妙不知道是不是眼花,仿佛瞧见了向来沉稳的大哥脸上闪过一道绯红。

    人回家了尤妙就安心了,目送尤锦进了屋子,尤妙打算把家中的门窗关好,回头恰见尤锦屋中轩窗推开,正看着她,似乎刚刚是在看着她发愣。

    尤妙怔了怔,回望过去,觉得他的目光有些奇怪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尤锦摇头放下了窗杆,尤妙见状更觉得莫名,进了屋子想了半晌,就拎着灯笼去了厨房,拿着鸡蛋打算给尤锦蒸一道鸡蛋羹。

    就像是尤立说的,她跟大哥赌气,反而会影响他心情,让他不能专心考试,让葛葭桐重要,大哥的前程同样重要,今天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意她的态度才那么反常。

    蒸好了蛋,尤妙看尤锦屋的灯还亮着,端着托盘直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抬手敲了敲门:“大哥你还没休息吧?”

    尤锦似乎被声音吓到,尤妙清楚的听到了书本落地的声音,隔着门扉皱了皱眉:“我是不是吓到大哥了,好像有东西掉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尤妙鼓了鼓嘴,等着了一会,尤锦才给她开门,衣服整整齐齐的还是刚刚那件,不知道忙什么忙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尤妙瞅了一眼略乱的桌子,他的东西向来都是收拾的整整齐齐,乱成这样还说刚刚没掉东西在地上。

    男女有别,尤妙十二三岁就不允许进尤锦的屋子了,所以扫了一眼,就回神看向尤锦,抬了抬手上的托盘:“大哥,我给你蒸了鸡蛋羹,你看书别看太晚伤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尤妙顿了顿,“还有我没跟大哥你生气,我只是……只是最近脾气有些奇怪,我给你道歉,你别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在意。”尤锦接过了托盘,低眸看向妹妹在光影中格外纤长的睫毛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生她的气,从小就把她捧在手心里,什么最好的都想给她,就是她不理他了,他也只会气自己做的不够好。想到今日问出的结果,尤锦白净的脸上薄红涌上。

    虽然早清楚自己不是尤父跟周氏的孩子,乍听二老有把妹妹许配给他的意思,尤锦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心中的心情,所以也会离开了越县的家,早就到了乡间也不敢回院子面对尤妙,在外面静坐了许久才回。

    但看到了尤妙,他大约就能判断他心中的莫名情绪,这世上还有谁能如他一样全心全意的照顾她,她嫁给谁他都不会放心,所以听到二老的主意,他心中涌出来的情绪,是惊喜。

    是一种豁然开朗,心中隐秘情绪终于被点开的喜悦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夜色中不知道从哪儿飘来淡淡桂香,尤锦盯着尤妙清丽的脸,只是不知道她是如何想的。

    “吃好了再看一会就休息,碗放在房门口放在厨房都可以,我明天起来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尤锦抿着唇笑了笑,笑容很淡,却能让人感觉到他发自内心的喜悦。

    尤妙被他感染,忍不住咧唇笑了笑,一双眸子比天上的星子更为灿烂,让人想捧在心口妥帖珍藏。

    “大哥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妙儿也是。”

    目送尤妙回了屋子,尤锦在门口站了一会,才拿着蛋羹进屋,拾起桌上压在书本地下,他这些年为尤妙画下的小像,看了半宿才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又要去找先生?”

    没有席慕邀约,尤妙整个人都松散了下来,架着绣架在院子里做女红,见到尤锦又要出门问了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尤锦点头应道,见妹妹还是忽眨着眼睛看着他,等着他的下文,有些闪躲她的目光。晚上还好看不清彼此,他现在就怕自己隐蔽的情绪被尤妙瞧去了,产生怀疑晓得了是怎么回事,觉得负担。

    尤妙是他最疼爱的妹妹,若是她不愿,他那点心思就埋在心底,不会借着兄妹之情来逼迫她。

    “哥哥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啊?不想跟我说话?”尤妙瘪了瘪嘴,“你是不是觉得葛姑娘人很好?”

    这扯到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生气,也没有不想跟你说话,至于葛姑娘,无事你提她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见尤锦还是不看她的脸,尤妙放下手上的东西蹦到了他的面前盯着他打量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尤锦尽量不目光不躲不闪,尤父和周氏打算瞒着他这件事是正确的选择,平时他跟尤妙相处无碍,知道了二老的心思,加上他自己想法,对着她就有些局促。

    “看大哥你有没有生我的气。”

    见尤妙鼓着腮帮子一副孩子模样,尤锦戳了戳她的脸,见她瞪着眼的模样,暂时恢复了平时对她的态度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跟我一同去,我把你送到爹娘哪儿?”

    尤妙本来想说不用,但是觉得尤锦去越县要是遇到了葛葭桐,被她缠上就不妙了,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跟哥哥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兄妹俩上了去县城的马车,车子不挤就兄妹两人,尤锦为了避免尤妙震着,坐在车壁角让尤妙靠着他,淡淡的香气袭来,尤锦转移注意力的掀开了帘子往外望。

    尤妙平日就是个能走路绝不坐车的主,上一世坐伯府内造的车还好,这种乡间小车,味道重车轮滚也制的不好,坐着就跟受罪差不多。

    靠着尤锦小睡了一觉,到了县里下了地才满血复活。

    “妙儿,我估计这几日就要去田先生家住下。”尤锦突然闲话道。

    “咦?”尤妙愣了愣,“为什么,我吵到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你怎么会吵到我,”尤锦否认,“这是原本的打算,快临考试住到先生家会方便许多,而且除了我还有几位同窗,住在一起方便探讨题目。”

    这话半真半假,田先生之前跟他提过这个打算,但他觉得家中住的舒服,并不打算过去跟人同住。举人试他一直都是势在必得,但跟尤父跟周氏说好了考试之后再谈其他,反而对考试的自信消减了不少。

    因为想给尤妙最好的,所有他就动了离家住半个月的想法,免得两人朝夕相处,他克制不住自己想东想西,昨晚看了尤妙半夜的小像,晚上梦中也都是她,白日更没有看书的兴致。

    估计上一世要是没出她的事,尤锦也是要去田先生那儿住的,但尤妙的眉毛还是纠在了一起:“田先生孑然一身,你们住他那儿吃什么喝什么?要不然我跟你一起过去,也好给大哥你做饭,提醒你早睡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成。”这回换尤锦皱眉了,一群男人,尤妙怎么能过去,“田先生那儿有个做饭的老妈妈,你不用担心,乖乖在家等我考试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尤妙抓着尤锦的衣袖,仰着头可怜兮兮地望着他,“那不是要很久看不到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心里没把两人再当兄妹,亲昵的动作就该克制才对,但尤锦还是忍不住替她挽了她耳边的碎发:“我会早点回来,妙儿等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兄妹情深。”

    席慕在宅子里闲的无聊,恰好有人下帖子邀他,他就出了门,没想到这一出门就能看到那么让他“高兴”的东西。

    今日席慕穿了一身碧玉石色水纬罗锦绣袍,衣裳胸前用金银线绣了麒麟,看着像是世家公子的补子服,但有没到逾越的地步,内衫穿的是玉色缎衣,腰间系了枚虎豹白玉络子。

    拿了一把洒金山水扇,五官深邃,挺拔如松,狭长的眼眸微眯高高在上的睥睨,招了不知这路上多少姑娘拿着汗巾遮着脸笑闹。

    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

    这模样的席慕,让尤妙脑海瞬间冒出了这个词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我很好奇耶,古代没有污染,那能肉眼看到银河吗

    ==

    ☆、莲花

    见到席慕,尤锦便皱着眉把尤妙护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尤父因为席慕的外貌气质对他产生过好感,但他对他却一直都是厌恶的,不管外表多迷惑人,他看着尤妙的眼神赤.裸,一看便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尤妙被护在身后,还想着要让席慕腻味的事,便偷偷朝他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席慕本来一肚子气,面皮绷紧,觉得自己头顶绿成一片草原,但是见到尤妙偷着给他抛媚眼,虽然中间还隔了一个碍眼的尤锦,他忍不住开扇咧开了嘴觉得逗趣。

    说起来尤锦这才是头上绿油油的一片,尤妙再怎么着,也是心中有他,大约是觉得不能跟他长相厮守,所以就打着以后嫁给尤锦,打着让他当老实人的算盘。

    按着这个道理,他都上再绿也绿不过尤锦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让席慕稍微开怀,但心中热腾腾的怒气并没有消散许多。因为尤妙是小家碧玉,从外貌到他打探来的性子都是乖巧本分那一类,他当初招惹她,是打算让她做个妾,没打算把她当做随便的女人玩一玩就扔。

    但她这脑子里面想的东西,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,谁能猜到她看的比他更开,贪恋他的身体喜爱他,就跟他上榻,意乱情迷眼里只看的到他的时候,还想着以后嫁个能把她捧在掌心让她当正妻的。

 &

作品相关 (4)(第1/2页)
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