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蜜里调油(完结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2章 威胁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
点击下载
        回越县的第二天,尤妙就觉得尤锦去先生家借宿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因为第二天一大早,尤老太太挎着个篮子,里头放了三个鸡蛋,想给她有出息的大孙子补补身子,在乡下没找到人,就气冲冲地到了越县尤家的铺子里,满是皱纹的脸气鼓鼓的,要兴师问罪他们把她的大孙子藏到哪去了。

    尤妙在铺子里面帮忙,扫过了尤老太太,看到她后面跟着的尤画跟廖云虎,眉心蹙了蹙。

    尤画就算了,她素来就喜欢跟着尤老太太,就是要嫁人了也闲不住,但是廖云虎一个男人家,怎么没点正事,也成了尤老太太的小尾巴。

    以前她对廖云虎没什么感觉,但是最近这两次他眼神奇怪,总让她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就见这回她看向他,他立刻就像是粘人的毒蛇迅速的缠上,眼里透露着赤.裸裸的猥亵,等到有了其他人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“葭桐那妮子那儿不好了,家里金山银山,能看的起咱们家是咱们家的福分,尤大郎考不考得上举人老爷还不一定,你们现在把人藏起来,我看到最后就是竹篮子打水两头空。”

    尤老太太气鼓鼓的,店里本来还有客人,见到她的样子,也不买东西了,干脆退到一边看热闹。

    尤富就怕这个老娘,他不是愚孝的人,早些年也没怎么给这个偏心的娘好脸色,只是现在他不顾及自己,也得顾忌他这些子女,免得传出什么不孝的名声影响到他们。

    谁晓得这老太太不记打,他近些年对尤老太太客气了几分,她就忘了当年他怎么对付她,现在开始蹬鼻子上脸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藏着大郎了,马上要考试,你又没事跑去打扰他,我不是没办法才把他送到了书院静修读书,到时候好让他直接去考试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,他人是不是就被你藏到了后院,我的乖孙呐——”

    高亢的嗓音叫的凄凄惨惨,活像尤锦是从小养在她的身下,如今落入了尤富一家的手里,受着非人对待。

    “老婆子我大清八早的爬起来,就为了给我家乖孙蒸几个鸡蛋补脑子,好让他好好看书考学,他们却把我乖孙藏了起来,你们看看这是个什么道理!”

    尤老太太见隔壁商户的那些人都凑过来看热闹,大腿拍的啪啪作响,开始拉起了支持。可惜尤老太太时不时就来闹一回,谁不知道尤富家里有个难缠吃相难看的老娘,大伙都是凑着看笑话,没人搭理尤老太太。

    但就是没人配合,也拦不住尤老太太那颗胡搅蛮缠的心,挎着篮子就要往后院跑,嘴里念叨着要去找她的乖孙,但谁不知道她是想去尤家后院抢东西。

    尤富怕自己媳妇被欺负,追了过去,吩咐尤妙看好铺子。

    尤画横了尤妙一眼也跟了进去,但是廖云虎却没动,吊着眼睛往尤妙身上打量。

    尤妙动了动嘴,晓得这种心怀不轨的二流子,你要是主动说话,就是给他们由头嘻嘻哈哈,为了避免麻烦还是一句话都别说,当做看不见的好。

    可尤妙不搭理他,他却等着没人的时候跟尤妙说话,扫了周围一眼便靠近了尤妙,低声道:“最近没见你去席家后院了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尖细,不用看他的神情光听着就能听出他的恶意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尤妙没抬头,手中不停的整理着货物,压抑着心中的排山倒海的情绪。

    廖云虎咧嘴笑的肆意,目光半点没有从尤妙白皙如玉的侧脸上移开,赤.裸的目光就像是在打量一件已经属于自己的物品。

    冒牌货就是冒牌货,当初他一见尤妙便惊为天人,求亲失败没法才求娶了尤画,想着两人是堂姐妹差不离多少,但事实就是两个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他就是给尤画买多好的面脂涂在脸上,也比不过尤妙这出水芙蓉,没有任何瑕疵的嫩脸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胡说八道,妙儿你还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尤妙抬头瞪着眼睛看他,嗤笑了一声:“既然你清楚,就该知道若是我把你骚扰我的是告诉他,你会有什么下场,你这会要是闲的话,就可以去打听打听邓晖一家。”

    闻言,廖云虎眼眸闪动,但心底那些心慌,在对上了面前人儿清丽绝艳的脸蛋,就化作了飞烟四散。

    “席爷是什么样的人,若是把你当做什么好姑娘也不会只是跟你偷偷私会,几日不找你自然是对你腻味了,这几日他在静安胡同包了个清倌人,早就把你抛到了脑后。”

    廖云虎最近认识了席家一个小厮,两人吃酒,那小厮跟他说了不少隐秘,想到这些他更是有恃无恐,话里话外还有打压尤妙的意思。

    说完,见尤妙脸上没有露出可怜难受的神态微微可惜,不过想到这样的美人儿以后可以当自己的禁.脔,心中又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恃无恐地把手搭在一旁的架子上,像是把尤妙环绕在怀里,廖云虎咧着嘴,面带狞色:“娇娇你以后没了席爷无碍,我定会好好疼爱你,不让你这朵娇花受了冷落,若是不想让你家人知道你偷男人的事,明天去明台巷口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!”

    尤画冲进尤家后院没见到自己的未婚夫,怕尤妙那个小妖精趁着她不在勾引他,心中惴惴,又返回了铺子里,没想到就撞见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冲到了两人的面前,尤画把廖云虎的手拉开:“不要脸的婊.子!”

    因为太激动口水喷出,尤妙闪躲即时,才没有让吐沫星子落在自己的脸上。

    廖云虎见状,满脸不悦,跟尤妙比起来尤画就像是泼妇似的,一个大姑娘说话竟然还吐沫星子乱喷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你骂人做什么,你妹妹就是跟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闻言,尤画看尤妙的眼神更加恶劣,就像是下一刻就要扑到她身上把她狠狠撕碎了。

    见两人那么颠倒黑白,尤妙气笑了:“我跟你半点交情没有,能跟你说什么,你要是在胡说八道,你就看看是不是真的‘抛之脑后’。”

    尤妙加重了音,不管廖云虎怎么说,她都看的出他是畏惧席慕的,想让他住嘴抬出席慕最有用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看来席慕已经包了云莲,若是没有廖云虎这算的上是件天大的好事,有了廖云虎的威胁,她也不知道是去找席慕解决好,还是不找想其他办法好。

    不过怎么选择,她又不是傻子,怎么都不会被廖云虎逼乱了阵脚,让他得逞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谁不知道,云虎不是那些闲汉任你想招惹就招惹得到,我看你这就是恼羞成怒,勾引不到人就来诋毁我家云虎!”

    尤富正好把尤老太太赶了出来,听到尤画的话,气的只差没一巴掌打到尤画的身上。

    但就是没打,也拿了尤老太太手上的篮子砸在了她的脸上:“什么下贱货,来老子家胡说八道胡咧咧,你爹赌输了哭的像个畜生一样跪在地上求老子借钱,要不是老子心软,你就是个卖到窑.子里的货色,还敢张着臭嘴放臭屁。”

    猛地被砸,尤画害怕的尖叫了一声,听到尤富的话,脸上又红又青,躲在廖云虎身后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廖云虎也愣了,他一直以为尤富是个笑呵呵的和善人,没想到骂起话来比起那些地痞还难听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不晓得了,尤富当年在尤家被欺负不成人样,吃不饱穿不暖干活还是干的最多的,常年被亲兄弟欺负他怎么可能不气,后来闯荡多年讨生活,就越发晓得那些兄弟对他是多坏,早就没把他们当做一家人。

    当年他刚发达,尤家想沾光,他便是这副态度让尤家人死了心,如今要不是因为尤锦考学的事,他们这些人连他家的大门都别想踏进。

    尤老太太见到大儿子的模样,想起了他以前带着打手去尤家老宅找麻烦的样子,吞了吞口水,也不想着占便宜了,篮子也不捡就灰溜溜的逃了。

    尤画跟廖云虎也赶紧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女儿蹲着身子去捡撒在地上的东西,尤富拍了拍胸口,把那口恶气吐了,去拦着她,柔了声音:“爹来收拾,你回屋里休息休息,爹没吓到你吧?”

    尤妙摇了摇头,但下一刻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从小性子就不硬,经常被人欺负,但每一次她爹爹遇到这种事,都会丧失理智把欺负她的那些人狠狠教训一顿,就像是今天对尤画这样。

    上一世她爹爹怎么可能会放着她不管,可是她被保护习惯了,却只会怨怼,只会埋怨,却从来没想过面对席慕那样的人,她爹爹是多拼才能见她一面,才能

第22章 威胁(第1/2页)
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