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蜜里调油(完结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3章 圈套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
点击下载
        沿着花篱,柏福一路往上,过了散着甜香的银杏,抬头仰视坐在高阁的主子,朝屏风旁的丫头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上面没人伺候着吧?”

    当下人的就怕撞到不该看的事,偏偏他的主子放荡不羁,办事就不喜欢在四面有墙的地方,而是在有山有水的地方兴致来了就解下裤腰带。

    “没呢,刚刚杏儿去送点心,看模样是想多留一会,但没片刻就怏怏的下了楼。”那丫头捂着唇笑了笑,飞上枝头变凤凰是每个丫头的事,但也不妨碍她们笑那些飞不上去的。

    听到没人,柏福就松了口气,不多说就上了鹭鸶阁。

    有诗云:

    雪衣雪发青玉觜,群捕鱼儿溪影中。

    惊飞远映碧山去,一树梨花落晚风。

    鹭鸶阁建在碧山之中,莺啼禽鸣不绝于耳,阁下有一处小池,上面用白玉石制了座只能供人观赏的拱桥,没有刻意养鱼,却不知道从那儿钻出了几尾鱼苗,在池水里吐着泡泡。

    春季梨花盛开鹭鸶阁一等一的赏景去处,只是席慕最近得了一对相思鸟,才在秋季也上了这个地方,幸而能遥望银杏,不算单调。

    柏福到了阁中,见席慕靠在杆上,看的闲书放在一侧,望着的方向似乎是后门,忍不住踮着脚朝他看的方向看了看,猜想是不是从这边看到后门的动静。

    待席慕望过来,才回神低眉顺眼道:“小的按着爷说的话跟尤姑娘说了,看尤姑娘的神色像是有了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主子拉长的音调,柏福立刻反应过来补充细节。

    “小的过去的时候尤姑娘已经等了有一会儿,但表情却没有丝毫不耐,小的一去就问起了爷,说想见爷;小的说爷不方便,尤姑娘便垂下了眼看起来有几分难过,小的建议她多找几次爷等爷心软,她才好了神色,犹犹豫豫地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席慕这回像是满意了,也不在阁中久坐,拿着金丝鸟笼下了楼。

    柏福跟下去之前,凑到他刚刚坐着的方向往远处看了看,想知道这处是不是能见到他与尤妙说话。却见这位置虽然朝着后门的方向,但下头的树木枝繁叶茂,遮蔽了视线,就算瞧也只是隐隐能瞧到个小点,看不清人。

    一时间倒是分不清他家爷,刚刚是看着几日不见的尤妙发愣,还是只是随意赏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尤妙做完了针线跟尤立回到了家中,见廖云虎也没上门打扰,半点信息也没留下,就晓得他有贼心没贼胆,便打算沉住气拖他一拖,等到他先沉不住气,她再出手收拾他。

    “做一方销金松花海水骏马嵌八宝汗巾?”

    尤妙听到尤立的要求蹙了蹙眉,这汗巾做起来倒是不难,但听到这个骏马她就能想起些不好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做女人生意,这汗巾一听就是做给男人的,你打算是拿去卖给谁?”

    尤立还因为接了一桩打单子而高兴,手里摆弄着卖两三张汗巾才能赚到的定银,但听尤妙语气不妙,立刻摆正了神色。

    “大约是她想买来想送给情郎,你要是做不了咱们就不做了,我当时也没打包票,要是不行回绝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……”尤妙皱了皱眉,因为席慕属马,她上一世没少做这个生肖的东西,但属马的人在这世上何其多,她要是为了这个拒了也太一惊一乍,“她可有要求用什么布料?”

    尤立说了个比普通布料要好上一些的名,听到尤妙便没了疑心,这布料说起来比他们这些小老百姓用的要好一些,但对席慕来说只配他身边得脸的丫头使。

    “没有把上门生意推开的道理,我会绣,她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要求,说只要按着平时那种水平绣就是了,她交了定钱说好了要是不喜欢,定钱不退,咱们也可以拿去卖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尤妙点了点头,当即就在布上画起了样子,因为上一世给席慕做东西的经验,画起马来得心应手,最后定了一副踏云仙马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尤妙就没出门,有什么事就交给尤立去,在屋里专心的绣帕子。

    她悠闲自在可苦了不少人,除了一直等着的廖云虎,就是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席慕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第二天尤妙就要来求他,哪里想到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席家不来静安胡同不去,就像是忘了廖云虎这个祸害,和忘了他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尤姑娘大概是没遇到这种事,吓得慌张了,才想着躲在家中哪儿都不去。”尤妙不出现,柏福这个贴身伺候的长随在席慕身边苦不堪言,不由为尤妙找借口。

    一个勾引他十分利索的女人,会慌张?席慕眯了眯眼,她要是慌张就不会这些日子马不停蹄的绣汗巾,让她那个弟弟到处兜售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这是真的不怕廖云虎,还是又想着法子吊他胃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她慌,爷就劳心些送上门让她求。”

    席慕翘了翘嘴角,但脸上却没多少笑意。

    廖云虎听到席家的小厮说席慕越来越爱那静安胡同的倌儿,到了第四天的时候终于绷不住行动了。在尤家铺子守了半天,终于守到了尤富外出,但是进了门又见尤立在里头,不知道怎么往后院去找尤妙,不由得咬牙。

    尤画关注着廖云虎的进度,见他找不到机会,暗暗骂了声没用。

    “你连骑她的胆子都有,还怕这些边边角角,难不成你还打算写几首情诗暗送给她,等她自愿跟你欢.好?”尤画翻了一个白眼,若是平日她的未婚夫多看尤妙一眼她都要气的吃不下饭,但是现在毁掉尤妙的心思太急切,她这会便什么都不想管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直接把她骗出来,把她骑了就是,不过说好要是他家要是豁出面子,把你告到了衙门,我可不替你守活寡。”

    廖云虎反感地扫了面目丑恶的尤画一眼,他们这同林鸟的危难还没来,她竟然就想着各自飞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这主意倒是不错,有席慕在前尤妙肯定不敢声张出去,一是她声张出去对她没任何好处,她就成了男人都能上的破鞋;二是她要是想着攀龙附凤,这声张了出去席慕铁定不会要个别人碰过的女人。

    想到席家那小厮说尤妙上门,席慕连懒都懒得见,廖云虎咧开嘴,搂着尤画:“画儿这主意顶顶的好,但怎么把尤妙弄出来就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着,低头把尤妙私会席慕的事低声告诉了尤画。

    尤画听得瞪大了眼睛,长大了嘴:“我就知道那贱蹄子不是什么好货,偏偏还有不少人把她当做仙女,我看她比窑子最下贱的姐儿还要脏。”

    尤画狠狠骂了一番,眼珠子轱辘着转,廖云虎见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连忙道:“你不是打算把这事宣扬的人尽皆知吧?我告诉这事不一定会害到尤妙,说不定还会帮她进了席家的大门,就是她进不去,哪个贵人家不重面子,咱们可就算是得罪了席大爷了,他要是不高兴咱们都得遭殃。”

    闻言,尤画撇了撇嘴,她虽然不算聪明,但是廖云虎说的这个浅显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,不由有些可惜,不能让这全越县的人知道尤妙的真实面貌。

    “我说她私会人的事你怎么那么清楚,你是不是早就打她主意了!”

    见尤画又醋了起来,廖云虎耐着性子道:“哪能啊,我这是看到了她私会汉子,才起了主意,想要替你

第23章 圈套(第1/2页)
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