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蜜里调油(完结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6章 坦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
点击下载
        周氏在屋里头折家人的衣裳,娴姐儿在旁拿着衣裳笑闹地跟她学,尤妙进了门,帮着把衣裳收拾好,等到娴姐儿坐不住跑到院子里头玩,才纠结地睇着周氏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有话想跟娘说?”周氏被她瞧的怔了怔,“难不成想做新衣裳了?”

    对于女儿有话不敢开口,周氏思索了片刻也想出了这个,尤妙什么都不缺,平日里也没见她有什么特别的喜好,女孩爱俏,所以周氏勉强就想出了新衣裳。

    尤妙摇了摇头,完全不晓得怎么开口,对她娘来说她会为难的就只有做衣裳这种小事,要是她把席慕的事情说出来,她根本就不敢去想她娘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周氏看着女儿拧着的眉,手指点了点她的眉心,把褶皱抚平:“跟娘还有什么犹豫说不出口的事?难不成是关于大郎的?”

    “大哥怎么了?”听到尤锦,尤妙立刻就想到了葛葭桐,“那个葛姑娘不会又去缠着大哥了吧?”

    周氏捂着唇轻笑,若是平日自个的女儿那么恶意的提起个姑娘,她一定要皱眉教训,但想到了大郎有意,女儿也看的紧,她觉得这对小儿女有趣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啊!”周氏抬指点了点她的脑门,“你以为你哥哥是个宝贝吗?葛姑娘也只是稍微有意,怎么可能做得出缠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上一世葛葭桐不就是带着别的男人的孩子缠上了她的大哥了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见话题跑歪了,尤妙赶紧拉回来,眨巴眼睛看着娘亲,“当初你是怎么喜欢上爹爹,又愿意为他生下哥哥和我们。”

    周氏微微一愣,不知道女儿是不是在拿她寻开心,尤锦哪儿是她生的。

    要是尤锦是她生的,她又怎么会想把她跟尤锦凑成堆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?”周氏虽然已经不在年轻,但却从来不是那些三四十生了孩子就不爱穿兜衣,能在街上插着腰骂骂咧咧、不修边幅的妇人。

    听到女儿的问题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白皙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红晕:“你爹爹那么好,我喜欢他不是正常不过的事?”

    总得把话题打开了,她才能睁眼说瞎话,说她对席慕是用了十二分真心,要用这份喜欢来换爹娘的谅解。

    拿席慕那样的人来跟她爹相比,尤妙想着就觉得怄气,心里拿了把刀把他切成了无数块。

    尤妙搂着周氏的胳膊摇了摇:“娘你就说说吧,当初你是官家小姐,跟爹爹的身份差那么多,他等于是挟恩图报,娘怎么会就想通喜欢爹爹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那么说你爹爹!”周氏嗔了女儿一眼,“你是不是在外头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话了,我当年也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庶女,受嫡母教养命不由人,你从小有我跟你爹宠着,不知道那些大户人家庶女过得日子,你娘没有外头传的那么高的身份,遇到你爹爹之前过得也没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你爹爹是个好人,什么挟恩图报的!”周氏笑着回忆往昔,“当初他救了我,也没说当即娶我,什么事都不让我做,是我自己觉得吃白饭丢人,开始帮忙内务,到了后面也是我说想嫁给你爹爹。”

    按着她当时的身份,她其实连说嫁都没说,就说等到尤富娶了妻子,她为奴为婢的伺候两人,尤富听了生气,说她糟蹋他的心意,闹了别扭,她那时候懵懵懂懂,尤富是她遇到过最真心待她的人,怕他生气就稀里糊涂成了亲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爹爹那么好,怪不得娘亲会愿意为他生儿育女了。”

    尤妙凑到周氏的怀里:“要是女儿以后能遇到那么好的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遇不得。”想着养子的人品,周氏笑着抚摸女儿的脑袋,“妙儿以后以后一定会遇到个把你捧在手心,舍不得你吃苦生气的良人。”

    尤妙从周氏的怀里立起,忐忑地道:“女儿好像已经遇到了。”

    周氏怔了怔,有些没反应过来女儿的话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尤妙咬牙,伸头一刀缩头一刀,这世一定一定不会比上一世差,“女儿有了喜欢的人,他像是爹爹救了娘一样救了我,我很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听这意思,尤妙说的一定不可能是尤锦,周氏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他救我不是像爹爹救娘那种救,但对女儿来说也是不能不铭记的大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事关女儿的大事,周氏脸上的温柔一扫而空,神色严肃地看着女儿。

    “娘还记得尤画的未婚夫廖云虎以前来我们家求过亲吗?”

    “他?难不成……”周氏一惊,差点没被想到的可能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尤妙连连摆手:“不是不是,女儿跟他没有关系,是他之前求亲不成,跟尤画定亲了之后,一直纠缠我,然后尤画不制止,还帮着他威胁我。我怕爹娘你们担心就一直没说,后面廖云虎有恃无恐起了歹心,幸好席慕出现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席慕就是前段时间出现的席公子。”怕周氏不知道席慕本名,尤妙还特意解释道。

    周氏这口气还没松下去,又提到了嗓子口。

    廖云虎不行,但那个席慕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讨厌那个席公子,以前你还跟我说他恶心,讨厌他一直纠缠。”周氏抚着心口,觉得自己女儿是被鬼迷了心窍,“他可是有妻室的!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,他以前娶过妻,但是妻子病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没有妻,他有妾的事难道是假的,他这样的人他就是娶你做妻,我跟你爹都不会同意,更何况他还看不上咱们家。”

    周氏头一次对尤妙那么激动,说着就站了起来,皱着眉重重的叹气:“他救了你,咱们全家都会感激他,再贵重的谢礼我跟你爹都会想办法送到席家,但是喜欢他这事你就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对待当人妾侍的事,周氏身为官家庶女再清楚不过了,虽然说明律规定正室不能把上了户的良妾当做下人对待,但是低人一等就是低人一等,就如她的姨娘,小时候没伴着她多久就郁郁寡欢去了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家被抄,她遇到了尤富,很有可能也是过着那样永远看不到光的日子,明知道那是一条什么样的路,她怎么可能自己的女儿走上去。

    尤妙被自个娘的反应吓到了,她选择先来跟她说,就是觉得她性子温和,一定比她爹好接受这事,没想到她的反应会那么大,根本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喜欢他……”尤妙不放弃地弱声道。

    闻言,周氏表情心疼无奈,尤妙一向都是个省心的孩子,怎么就在这事上犯了轴。

   &

第26章 坦白(第1/2页)
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