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蜜里调油(完结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49章 落定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本书
点击下载
        白子越被收监之后,进程就快的惊人,每天都能有新的疑点支撑刑部不放人,白子越形容憔悴,虽然住的牢房比一般牢犯好上很多,但却每日都能听到那些犯人的惨叫。

    不止是惨叫,有时候还能听到牢犯的嬉闹,刚听到的时候白子越,还想这些人都惨成这样了竟然还笑的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那些笑声夹杂的哭声,明白他们在做什么脸色才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气的是狱掌并不管这些,好像看着这些每天被鞭刑,要去做工吃猪食的罪犯去欺压比他们更弱的犯人是一种乐趣。

    白子越在听到一群人爆笑着说“看着白净,后面还真脏”后,实在受不了去叫了狱掌:“你们为什么不管!”

    狱掌奇怪地看向他:“看着一群渣子欺负另外的渣子,我为什么要管。”

    能关到刑部大牢的能有什么好东西,都是要死的人,他可没有多余的善心。

    看着白子越的脸上惊惧比起善心要多,狱掌想了想明白了他的害怕,嘴上挂起了一丝怪笑:“我以前听过外面关于白大人的传言,白大人这是兔死狐悲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

    白子越面色枯黄,黑青的眼袋肿胀,发起怒来没有架势只是让人看了笑话。

    狱掌撇了撇嘴:“开个玩笑,既然是胡说,白大人那么激动做什么,你放心我对男人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狗胆,我是朝廷命官,你竟然敢这般侮辱我!你就是有十个脑袋都不够掉。”

    狱掌的口中爆出大笑:“这旁边有没个证人,白大人没事去跟别人说我侮辱你做什么,白大人是个聪明人应该不会干这种得罪我的傻事,毕竟白大人与我还要在这大牢**处很长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!”白子越听后更恼怒,他凭什么要受一个连官阶都没有的杂碎威胁,“你等着,下次提审,我一定让尚书严惩你个杂碎。”

    狱掌抬起腰间的铁棍随意的往狱中戳了戳,见白子越惊叫的往后,像是个乱蹦的青蛙,恶意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白大人省省功夫吧,你这态度我以后可不会想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过几日洗脱了清白定能出去,到时候你走着瞧!”白子越说的又急又厉,更像是势弱只能用这种虚张声势的方法吓人。

    白子越的罪名已经十有**跑不掉了,证人是他的几个心腹,他们可以证明白子越让他们把席华从马车中抓出来去吸引注意力,有个白子越怎么都反驳不了的证据,因为席华身上的致命伤是被马蹄踩中了脑袋。

    白子越说席华是坠马,但是清点马匹,并没有多余的马给席华骑。

    他们共乘的马车已经虽然已经损毁了,但查找其中储存物品的暗格,找到了席华的东西,更能证明两人是同乘的马车。

    在这些证据面前,白子越现在咬准的是席华不小心从马车里掉出去,白子越以为这样就没办法了,但现在刑部的人开棺验尸,找到了席华被抓挣扎的伤痕。

    加上叶喜他们的证词,其实已经够定白子越的罪。

    现在烦恼的只是要定白子越什么罪而已。

    席慕那边跟皇上上了不少奏折,主张白子越一命赔一命。

    大明的刑法偏向王公贵族,白子越怎么也是个定远侯嫡子,就是他扔了席华挡枪,不人道但也不是直接杀了席华,品性有亏,罢官是一定的,按着判应该是流放几年,到不了死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是按着这样判,皇上听着老伯爷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只差明摆着说白子越不死,他就要跟席华走了,皇上又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这时候白辰君这个应该已经死了的人,回到京城就至关重要了。

    秋日的清晨,天地朦胧雾气中白辰君跪在大理寺门前,等着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十多年前的往事重新被翻了出来,在京城掀起了轩然大波,几乎大家小巷都在讨论。

    当年定远侯休妻的事谁不晓得,都说之前那个侯夫人是病逝,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被定远侯和陈氏逼的在娘家待不下去,上吊自尽了。

    还有没想到陈氏这狠毒的女人,抢了定远侯夫人的位置还不算,竟然那么苛待原侯夫人所生的女儿,把人嫁进狼窝,还要派儿子把人烧死。

    白辰君回到京城之后幸运的是,她外家的一个三代以内的叔叔外放回京,在户部做事,虽然只是个五品官,但是愿意为白辰君做主。

    当然那人愿意出手,少不了席慕在其中的周旋。

    白子越的身上加了一条残害嫡妹的罪名,再加上席慕凑了个热闹,放出之前白子越想把他淹死的事哭委屈,几样叠加白子越的罪名终于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终身不能为官,鞭刑两百,在刑部大牢收监三年,然后流放岭南二十年。

    白子越听到这些自然不愿意,特别是刑部大牢收监三年,在刑部大牢待一天都是煎熬,更何况是三年。

    他要见陛下,刑部的人觉得他异想天开,连理都没理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我爹娘,你们根本没有证据,听他们的一面之词,凭什么将我定罪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只是你一个人看来,在我们看来证据多的都该判你斩立决。”郎中不耐烦地说道,“你一直在大牢里不知道,你爹定远侯早就认为你是有罪的,拼命的跟你撇清关系,他怎么可能会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白子越早就想到了,要不然怎么他被收监之后,根本没见过他爹,连他娘也没来看他。

    陈氏一定是被禁足了,他的爹一向势利,估计觉得他不能帮他延续爵位,还会害了他,所以早早就放弃了他。

   &

第149章 落定(第1/2页)
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